当前位置: 金沙国际网址 > 首页 > 正文

听记者说明来意,河南义马煤业集团常村煤矿澡

时间:2019-10-09 23:49来源:首页
9月11日,是山西师范大学新生开学报到的日子。一大早,负责新生接待的老师们便等上了一位特殊的新生,她就是文学院2009级研究生马小琴。 在煤矿澡堂洗衣房,马书青把衣服整齐地

9月11日,是山西师范大学新生开学报到的日子。一大早,负责新生接待的老师们便等上了一位特殊的新生,她就是文学院2009级研究生马小琴。

图片 1在煤矿澡堂洗衣房,马书青把衣服整齐地摆放在架子上

齐耳短发,一袭黑衣,谦恭甚至有点拘谨,朴素又不失大方。听记者说明来意,正在宿舍收拾床铺的马小琴赶紧停下手头的活,递过一把凳子,擦了擦。她在记者对面的床边空隙处坐了下来,坐姿标准得让人想到了课堂上认真听讲的小学生。

马书青,38岁,14岁孩子的母亲,河南义马煤业集团常村煤矿澡堂女工。1992年技校毕业,进入常村煤矿工作,先后在后勤服务中心司职仓库保管、环卫工、澡堂洗衣女工。马书青的生活和普通人一样,波澜不惊。十几年的边缘工作,马书青一直被一个问题所困扰——“存在的价值就是扫扫地、洗洗衣服?”她觉得自己应该改变,2000年开始参加自学考试,考取大学专科文凭,2009年考入山西师范大学汉语语言系研究生。

低调的马小琴不愿接受记者的采访,只同意“随便聊聊”,记者只能从她的谈话片断中还原一个引来媒体聚焦的 “励志人物”。

普通女工声名远扬

“难道生活就是扫扫地、洗洗衣服?”

现在,矿区的人几乎都认识这个沉默温婉的女子,因为她是常村煤矿2009年新科研究生。马书青说,自己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妇孺皆知。

今年38岁的马小琴入学前是河南义马煤业常村煤矿澡堂的一名普通洗衣工。

考上研究生在常村煤矿并不算稀奇事,常村煤矿隶属义马煤业,国有煤矿,大学生、研究生不在少数,每年都有职工考上研究生,但都没造成像马书青考研这样的轰动。马书青与他们最大的不同是,38岁的“高龄”,以前是仅有中专学历的洗衣女工。

常村煤矿是一家大型国有煤矿,职工5000余人。马小琴每天的工作就是把下井矿工的脏衣服收集起来,洗涤后再一一发放。马小琴的家在义马市西南的常村。每天她都要穿过常村煤矿生活区,走5分钟的路到单位。

2009年6月,马书青接到山西师范大学汉语语言系研究生通知书时,并不为人所知,直至她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读研的时候,被矿区宣传部门获悉。义马矿工报、电视台先后采访马书青。一个低学历大龄妇女考上研究生,被媒体报道后,迅速在矿区流传开来。

从小体弱多病的马小琴在学校里一直是“尖子生”,她的梦想是考一所好大学。小学毕业后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当地的重点中学,后来因为身体原因被迫休学。马小琴的父母怕女儿身体吃不消,就建议她报考矿上的技校。

马书青一下子成为“学习典型”,在这个四五千人的矿区,声名远扬。

进入技校学习土建专业的马小琴知道,大学梦离自己越来越远了。为此,她常常抱怨命运不公,有时还会在家人面前哭闹。

  已经翻烂两本字典

1992年,马小琴技校毕业,分配到常村煤矿生活服务公司基建办,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后勤服务中心仓库当保管。每天上班坐在仓库门口,登记核对,分发物品。生活简单到“两点一线”:从仓库到家。

考上研究生以前,马书青的正式身份,是澡堂一名普通的洗衣女工。

后来,马小琴调入煤矿辅助队做起了环卫工。在学校学习土建的马小琴并没有找到与自己专业“对口”的工作,“如果说能扯上点儿关系的就是清洁工”,面对媒体,马小琴表现出了少有的幽默,“清扫马路上的尘土垃圾,倒也算是学以致用。”

马书青的时间表和其他人一样,白天忙于工作,晚上照顾小孩,似乎找不到空闲。

几年后,马小琴从保洁队调到了矿上的澡堂,成了一名洗衣女工。每天的工作就是把下井矿工的脏衣服洗涤后发放。

从决定自考时开始,马书青明白了一个道理——“时间是挤出来的”。她是矿区最早起床的人,每天4点钟,当大家还沉睡在梦里时,马书青家的灯准时亮起,一个身影趴在书桌前开始为梦想而奋斗。

在澡堂,她一干又是10年。此间,马小琴结婚生子,日子平平。加之她生性腼腆,寡言少语,矿上很少有人认识她。但是,10年间,她一直被一个问题所困扰:难道自己这一辈子就是扫扫地、洗洗衣服?

6点多,做完早饭,匆忙上班。上班期间,马书青的手提袋里也总是装着一本小册子——自己整理的英语单词或者古文的疑难点。

“凌晨4时起床,翻烂两本字典”

马书青说:“其实学习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,教辅教材上已经列举了很多要点。”她说,古文和英语是相通的,不过就是几千个常用词,只要熟记常用词的意思,在阅读中验证,就可熟能生巧。马书青的两本工具书——古文词典和英语字典,已经被翻得破烂不堪。

在常村矿区,每年都有职工子女考上大学,矿上有时还会给家庭困难的职工子女解决学费和生活费。考上大学的孩子自然而然就成了“矿区学习的榜样”。

从2000年起,马书青开始准备自考,生活就在这样紧凑的时间中度过,自考大专、本科、研究生,马书青用挤出来的时间圆了积压在她心头十几年的“大学梦”。

10年蹉跎,并没有磨灭马小琴内心深处的梦想,多年前的大学梦又开始在她脑海中浮现,她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行动,改变命运。2000年,马小琴在家人的鼓励下,决定参加自学考试,并报考了河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。

学习当成休闲方式

为了保证学习时间,马小琴给自己规定了严格的作息表。每天凌晨4时,矿区的人们仍然沉睡在梦乡中,马小琴床头的闹钟便准时响起。一直学习到早上6时,马小琴才开始给家人做早饭,早饭后再匆忙去上班。

“学习就相当于别人打牌、唱歌、看电视一样,也是一种休闲方式。”马书青说。马书青家的电视机闲置了很多年,那些专为家庭主妇量身定做的肥皂剧和马书青基本绝缘。她并不知道最近流行的电视剧,甚至最近几年流行的电视剧。

在她的作息表上,午休、三餐间隙,都成了学习时间。“别人看电视,我学习,别人睡觉了,我还在学习。”

偶然打开电视也是匆匆浏览一下幼儿教育、科学探索、新闻资讯一类的栏目。一家三口的休闲时光就是各自捧着一本书,独乐其中。

为了利用工作的点滴时间,马小琴总是把英文单词和古文的疑难点整理出来,工工整整地写到一个小本上,上班时,就把本子带在身边,一有空闲,就拿出来看看。

奋战9年考上研究生,马书青说自己最感谢的人应该是丈夫李丁未。李丁未是义马市第三小学老师,今年本来报考了“心理咨询师”,因为女儿中考,妻子考研,被迫放弃。父亲脑溢血住院,马书青也没有时间陪床,李丁未从未让妻子操心,一个人包揽了陪床的脏活累活。

马小琴家的书架上,摆满了各种工具书。在马小琴看来,学习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难。“教辅教材上已经列举了很多要点,”因为她并没有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,在学习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困难,字典就成了她的老师。马小琴常用的两本工具书——古文词典和英语字典,都被翻烂了。

事实上,马书青考研和所在单位常村煤矿密不可分,马书青将自己考研的动力归结为常村煤矿搭建的“学习平台”。一个不完全数据显示,常村煤矿每年有300多人参加各类考试培训。参加考学的职工,单位报销学费,同时,工资按照全勤照发。马书青说:“单位搭建的学习平台让我没有了后顾之忧。”

“英语和古文是相通的,不过就是几千个常用词,只要熟记常用词的意思,在阅读中验证,就可熟能生巧。”

马书青的女儿李春晓今年刚考上河南省实验中学,她的目标是清华、北大,“超过妈妈,念到博士后”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2003年,马小琴顺利拿到了河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自考大专文凭。此后,她又自学英语并取得英语本科文凭。

从小喜欢文学的马小琴找回了自信,她开始利用空闲时间写文章,向报社投稿,但几乎所有的投稿都是石沉大海。

2008年,马小琴瞄准了硕士研究生这个目标,并开始为之努力。2009年6月,马小琴终于拿到了山西师范大学文学院硕士研究生的入学通知书。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,全家人都希望为她好好庆贺一下,但一向低调的马小琴让家人为她“保守秘密”。

“学习其实是一种休闲方式”

“其实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别人只要下决心,可能会比我做得更好。”马小琴认为,学习就如同别人打牌、唱歌、看电视一样,也是一种休闲方式。

马小琴家的电视机已经闲置了很多年,那些专为家庭主妇量身定做的肥皂剧,她从来不看。“不太感兴趣,我也没时间。”对于最近几年热播的电视剧,马小琴都叫不上剧中男女主角的名字。

家里人怕影响她学习,也不再经常看电视。“偶尔打开电视也只是匆匆浏览一下幼儿教育、科学探索、新闻资讯一类的栏目。”在马小琴家里,最常见的情景就是,一家三口各自捧着一本书,一看就是几个小时。

奋战9年考上研究生,马小琴最感谢的人是自己的丈夫。她的丈夫小李是义马市第三小学的老师。小李今年本来报考了心理咨询师,因为女儿中考、妻子考研,他被迫放弃。在考研冲刺阶段,马小琴的父亲患脑溢血住进了医院,她没有时间陪床,丈夫一个人包揽了陪床的脏活累活。“没有家人的支持,我不可能考研成功。”

除了家人,马小琴认为自己还得益于单位搭建的“学习平台”。矿上鼓励职工参加各种考试,近几年,还拿出600多万元表彰各类人才。参加考学的职工,单位报销学费,同时,工资按全勤照发。“这一切让我没有了后顾之忧。”

马小琴现在是家里学历最高的人,女儿今年14岁,刚考上河南省实验中学。谈到女儿,马小琴一脸幸福:“孩子学习挺好的,她说以后一定要超过妈妈,考上清华北大,将来攻读博士后。”

“我想安静地学习,请媒体不要打搅我”

今年6月,马小琴接到山西师范大学研究生入学通知书时,并不为人所知,直至她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读研的时候,被矿区宣传部门获悉。义马矿工报、电视台的记者轮番前来采访她。

一个低学历大龄妇女考上研究生的消息迅速在矿区流传开来,马小琴一下子成为“学习典型”。

今年8月,中央电视台的报道让马小琴感到了压力,“不少记者找到我,希望报道我考研的事。”她一再向记者表示抱歉,“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没想到也不想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。”

马小琴认为自己是那种“扔在人群里很难引起人注意”的人,“其实有很多人的故事比我的故事感人,比我能启迪、激励人,你们应该去报道他们。”

9月11日,负责接待新生的老师同学早早就议论上了这个“特殊的新生”。在研究生院的报道花名册上,马小琴的名字前被特意加了一个圈。报到时,不少老师同学询问她的个人情况,“这让我感到很无奈”。

为了避开媒体记者的追逐,马小琴不得不“撒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个谎”——她对所有的记者都说山西师大开学的时间在9月15日。

本报记者 姜军旗

  网友∶她代表的是一种精神

从澡堂女工到研究生,马小琴的经历不仅引来了媒体的关注,同时也引起了网友的热议。在网,关于马小琴的评论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达到了600多条,超过九成的网友被马小琴的毅力和精神所感动。

北京网友 “失落的精神”表示,马小琴代表的是一种“自强不息、坚韧不拔”的精神。他认为,当今物欲横流、社会浮躁,难得有像马小琴一样,9年如一日,一路自学终得成功。洗衣工考研也好,研究生搓澡也罢,这总归是社会的一种进步。

河南新乡网友zym:“马小琴的意志力和精神都是值得赞赏和钦佩的天道酬勤,真心祝马小琴好运,坚持自己的努力,坚持自己的道路,一定会有好的回报!”

广西柳州网友巴陵钓叟:“有志者事竟成!古来如此!只要肯读书,不在于学位!”

一位自称在今年高考中失利的网友留言称:“佩服!实现价值靠的就是这股毅力。我不会再为高考失利而不能自拔,成功从来都是光顾有准备的人的,我要加倍努力。”

一位江苏的网友称:“我是一位名牌大学的毕业生,现在一事业单位混吃等死,觉得生活无所事事,看了大姐的事迹,我觉得自己一文不值,我将以大姐为榜样,重新点燃生命之火,为了生命去拼搏奋斗。”

同时也有网友提出不同意见。南京网友yinic117就主张“不以文凭论英雄”:“文凭究竟等不等于社会价值?范进中举究竟有没有意义。”他认为,马小琴只是考取了研究生,并没有做出什么“惊天动地的大事”,媒体不应该炒作这样的新闻。

有的网友表示:“大学殿堂是座围城,里面的人想出去,外面的人又想进来。一个低学历大龄妇女,对知识孜孜以求,在别人打牌、唱歌、看电视的时候,努力拼搏,精神可嘉。但考上研究生并不能证明什么。媒体对这一新闻的关注也正说明了社会‘文凭价值观’的畸形。”(应本人要求,文中主人公为化名)

(编辑:张星秀)

编辑:首页 本文来源:听记者说明来意,河南义马煤业集团常村煤矿澡

关键词: